不是好人。

更什么新,好好学习。
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做低产。
偶尔肝文,小学生文笔。沉迷王者荣耀。
全职盗笔三花集凹凸,想玩好lol

闻雪风来。1【苍策gl】

\苍策/\苍策/

林以尘:

燕轻绝x李挽缨
盾娘军萝。
—————————————


雁门的白雪是李挽缨从未见过的厚,深深陷进雪里的鞋甲也森森透着寒意。因这雪深了马匹便行不下去了只好弃了鞍马随同门们徒步向那玄甲苍云营挪去。


大约行了有三刻多,方才瞧见有隐约城墙在远处隐现,又夹杂在风雪中隐匿了去。师兄往李挽缨手里塞的糖葫芦也开始发硬,小家伙的牙齿咬不动这东西,她撇撇嘴朝前方回头瞧她的师兄翻了个白眼毅然将两粒山楂合着串儿丢进雪里,砸下一个红色小坑,后人足印踩过就没了踪影。


小孩心爱的糖葫芦没得吃了便开始不得安静,李挽缨一手牵着师姐的手一边便蹦着去扯儒风师兄的毛儿看人配合的露出痛苦面容便乐呵了起来,被小东西这样一闹,行军的步伐倒也轻快了些不再那样寒冷沉重。


“吁——”


马嘶声破空而来,紧接着便是紧促又大片的蹄铁声近来。一行天策将兵望去眼前大路开始露出黑色的表面,上面的白雪也是渐渐薄了去,显然是有人清扫的样儿。而这一队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骑兵正是苍云堡守关兵的一队,为首的黑甲大汉脸上有一道极深极深的疤,在李挽缨眼里看来是十分可怖的。她便摇了摇头伸长脖子朝那人身后看去。


“师姐师姐,那有个小姐姐长的真俊!你看!”
李挽缨终是将目光锁在了这一对苍云骑兵尾处,一高个女子立于马上,一身玄甲将其身材裹得线条骄人。伴着那领头的话语她绵绵打了个哈欠,稍稍向后仰着,侧脸可谓是俊极了。小女孩儿的眼儿瞧见好看的姐姐便开始闪着光,牵着师姐的手小小声的嘀咕着赞叹着其人的美貌。


“嘘。”师姐出言打断了李挽缨的涛涛美词,作神秘状拉着她在军后悄悄地耳语。“这女孩子可不简单,她姓燕不知名甚。五年前方才入苍云军中,今已是声名赫赫。听说她为人冷漠对着谁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


师姐一下嘘了声。费力抬头看她的李挽缨一愣,眨巴眨巴眼随着她目光移动向前方看去。那她们正谈论的燕姑娘也正在看她们。


李挽缨一下便乐呵了起来,努力蹦了蹦在燕姑娘眼里找点存在感同时清脆地喊了声燕姐姐,朝她咧了个大大的笑脸。


“燕姐姐!!你可真好看!真俊!!”


————
萝莉,噢,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