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好人。

更什么新,好好学习。
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做低产。
偶尔肝文,小学生文笔。沉迷王者荣耀。
全职盗笔三花集凹凸,想玩好lol

西娅拉觉得这辈子的霉运都在这几天爆发了。
藏无的反抗让她失了只眼,红帽骑士团团长端了她的住所,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万幸,她救出了弟弟。
“束手就擒,魔女!你早已无处可逃!”
希薇尔中气十足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西娅拉惊得反手便是一大片死灵咒印。希薇尔眯起仅剩的一只眼,抬手便净化了扑面来的怨灵,从鼻腔里发出不屑的轻哼。
“徒劳罢了。”
西娅拉捂住隐隐作痛的空洞眼眶,咬了咬牙,狠力双指摁进眼眶,往右后方向小退一步。希薇尔不动声色斜睨西娅拉右侧,抬手覆上腰间大剑。
“这位团长,请问,你为什么要这样穷追不舍呢?”西娅拉挤出一抹假笑,“仅仅因为我是魔女?可教廷和魔女共事多年相安无事,为什么只讨伐我?”一番话似是真情流露,楚楚可怜。西娅拉脸上的假笑转成了一副哀泣愁苦模样,希薇尔锁起眉头“这话,你等上了魔女法庭后再声泪俱下的控诉吧。我不过奉命行事罢了。”
西娅拉捂住脸,嘴角轻轻上扬。
“!!”希薇尔这才明白,她在拖延时间。
西娅拉右方的灌木从中掠出一抹黑色身影,一把抱起西娅拉瞬身离开。希薇尔尚未有何反应,猛觉眼前多了一片死灵沼泽,自己的双腿正被怨灵扯着往泥潭中沉去。
“驭傀妖姬!”
西娅拉躺在藏无怀里听着希薇尔的怒吼窃笑。藏无跑了半晌,西娅拉环住藏无的脖子,抚上她的脸。
“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
藏无咬牙切齿的回到,“我当然不会丢下你,亲爱的姐姐。你的眼睛可真是个好东西。”
西娅拉又笑了起来,这眼自然不能白给。她心情颇好的哼起奇怪的调调,在藏无皱眉时停下,又摸摸藏无依旧看不见的那只眼。藏无的眼罩早就不知丢哪去了,西娅拉叹口气,对藏无装作嗔道:“你怎么把我给你的眼罩丢了,那可是我自己亲手做的。”
藏无额上青筋隐隐浮现,脚下生风,一跃而起。西娅拉一时没那防备,惊的收紧环在藏无颈间的手臂。藏无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嘴角浅浅有了笑意。
西娅拉瞥见了,撅撅嘴。
藏无停在棵巨树前,西娅拉被她放下,却厚着脸皮拽着藏无的手。藏无嘴角抽了抽,没说话。西娅拉却自顾自解释起来:“我刚才放死灵沼泽耗了太多法力啦,现在可真是头昏眼花走不动路。哎哟,好藏无,快抱着姐姐啦。”语毕,还抖着前边两团丰腴往藏无臂上贴。信你就有鬼。藏无心中腹诽。但还是遭不住这一顿蹭,忙把西娅拉又一次抱起,西娅拉这才稍微乖巧了些许。
藏无的小基地西娅拉早就知晓了,她也没声张,任凭藏无自己捣鼓起来。现如今倒是成了西娅拉落脚的好去处。这巨树树屋内比上次她悄悄来这还要干净了不少,藏无定是好好清理过了。反客为主的坐上藏无的藤椅,朝在厨房里忙碌的藏无丢了一个飞吻,又被怒极反笑的藏无轰去洗澡。西娅拉这才放松下来。
似乎这些天也没什么不顺的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