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好人。

更什么新,好好学习。
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做低产。
偶尔肝文,小学生文笔。沉迷王者荣耀。
全职盗笔三花集凹凸,想玩好lol

【BS】引燃电锯【gl向】

阿德瑞娜x杰琪
22岁犯罪组

引燃电锯

“你还在用火柴?给你。宝贝,这可是打火机。为什么?因为我的审美告诉我,火柴和一个可爱的小纵火犯一点也不相配。”

那是十六岁的阿德瑞娜第一次遇见十六岁的杰琪。
-
阿德瑞娜一直比同龄人晚熟。十四岁,在阿德瑞娜身边的人都开始对异性萌生情愫的时候,阿德瑞娜还在做无聊的游戏。
她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像是在和谁对话。人们总听见她在喊着一个名字。

“佛拉姆——你在吗……”

她简直是个怪人。阿德瑞娜的同学们都这么认为,尽管她的成绩不错。
直到她退学的那天。
人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退学,甚至也不想知道。在他们看来,似乎只是身边少了个怪人。
事实是阿德瑞娜烧了一间小屋。她使一个流浪汉失去最后的庇护所。
心中仅剩的一点同情心和理智让她给了这个流浪汉一些钱,并且很快办理了退学的手续。
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火海…那么美丽……没有火…好冷……”

然后她开始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了。
-
杰琪从小就很有破坏性。
这一点在她还是奎尔特家的大小姐的时候她就自知。
她总会听到佣人在议论她。

“这是大小姐毁坏的第几个玩偶了……”
“这周第十二个。而且每一个玩偶都被剪的破破烂烂…”
“天啊,这太可怕了,大小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嘘,小点声。你难道想被大小姐肢解吗?”

背后议论的女佣让杰琪厌恶。
她常常会想,为什么忍不住心里的那一股破坏的欲望?而思考的结果大概是:奎尔特家族这个大牢笼束缚了她的天性。
姓奎尔特的很多,但杰琪就只有我一个。
她想。
十五岁的杰琪开始尝试肢解动物。起初仅仅是实验用的白鼠,后来变成了鱼、鸟、兔子、猫、狗。
她解剖室里的血腥味浓的像是屠宰场。虽然确实已经没有两样了。
十六岁那一年,老奎尔特过世了,杰琪的父亲继承家业。然而杰琪的父亲并不喜欢杰琪的兴趣。他将杰琪的解剖室收回,令下人打扫干净。他想重新培育一个安分守己的大小姐出来。
杰琪常在父亲背过身去的时候送上一根中指或是轻声骂一句婊子。尽管婊子似乎不适用于一个中年男人身上。所以在父亲喝的大醉的晚上,她带着钱——不少的钱,打晕了守门人,跑出了奎尔特家的庄园。

“嘿,伙计们,我想要大闹一场。”
-
杰琪扛着带血的电锯从文思莱尔家出来,她需要行李箱来装下一个纪念品——安吉拉·文思莱尔的尸体。
这可是我杀的第一个人。
杰琪自豪的想着。
伦敦热闹的街头在午夜也免不了变得寂静。就连杰琪也因为四下竟无一人而感到诧异。
她突然嗅到了木料燃烧的味道。
在一个暗巷的角落,杰琪发现了一个红发女人。不,或许不能称之为女人。那是一副很年轻的面孔,身上的衣服却老气横秋。红发的少女拿着一盒火柴,似乎用完了。她的面前是一辆烧着的马车,窗框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在此时显得有些吵闹了。
杀人犯和纵火狂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阿德瑞娜有些讨厌不会搭话的自己,尽管这时候的气氛再健谈的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杰琪可不一样。

“嘿!你在烧这辆马车?这是你的马车吗?”
“呃…不。我…我只是有点冷…”
“好吧。烧了它取暖也不坏。哇哦!你用完了整整一盒火柴!”
“噢不…我似乎又要去买了…”

杰琪撅着嘴,将扛在肩头的电锯放下,又在身上蹭干净了带血的手,在工装裤的口袋里找着什么。
然后阿德瑞娜的手上就多了一个打火机。
年轻的纵火犯瞥见带血的电锯,她有一些胆怯,但还是握紧了手中的打火机。冰凉的外壳使她打了个寒颤,随后将那个打火机握的更紧了。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礼物。
她有些激动的想。
而年轻的杀人犯还在为行李箱犯愁。半夜是没有箱包店营业的。她挠了挠头,扛起电锯。

“嘿,我叫杰琪。杰琪·奎尔特。我该怎么称呼你?”
“喔…我叫阿德瑞娜…阿德瑞娜·里维拉。”
“噢好的阿德瑞娜,我刚刚杀了文思莱尔家的夫人和千金。悄悄告诉你,那个千金是我第一次杀的喔。所以我现在需要一个大的背包或者行李箱来装下她当做纪念——你可以帮到我吗?”
“我有一个…一个背包。但是我烧断了背包带…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我把它放在了对面那条街的…”
“噢!!超级谢谢你——可爱的小纵火犯!喔等等,你说的是哪?”
“…那条街的垃圾桶边上。”
“喔——我好像看到了。那么下次见咯!我认为我们还会再见的——希望下次见你可以变成一个全国通缉的纵火狂魔!”

杰琪挥着手,转身走出了暗巷。
阿德瑞娜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

“噢,我会的…”
-

“所以…你会预言吗?”

墨西哥臭名昭著的连环纵火犯叼着烟斗躺在床上,翻了身面向床边正在清理电锯的杰琪问到。

“哼哼…这可是杰琪的秘密——嘿,别在床上抽烟!你烧的开心我可就没法睡了。”

阿德瑞娜拿下烟斗,坐起身撑着脸盯着这个来自伦敦的连环杀人犯。

“拼布毯子——”
“噢…拜托——别这样叫我。”
“好的…好的。杰琪…你给我的打火机灌油了吗…?”
“…!我忘记了!”
“…那我自己去吧……”

不知道在写什么。强行拉郎自己写的很开心???
就是喜欢她俩。
意义不明吧。大概就是想写我心中的杰琪和阿德瑞娜。
但是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心痛。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