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分汶汶

感谢喜欢。
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做低产。
不会写东西
我英/jojo/wzry/自家孩子们
尽管杂食但承花乔西茸米第一位
承太郎世界第一

爆炸恒星:

摘纪录:



摘纪录:







讲个真,不担心你才思枯竭,怕你被庸众捧杀。最怕尚在格局有限时,先被周围夸奖淹没,稍有姿色,稍有才华,也都是蛮尴尬的事,会有无数个时刻,你站在一级台阶上,以为窥见了天光。









我好菜啊
丢个米4姐姐

一个米4姐姐和自己的替身私设()
蛇语者「Parsel Mouth」
回头一定完善设定(发出鸽子的声音

il vento d'oro

五部秧歌们 短打 只是为了让六位秧歌先生们出场

听着全员通用处刑曲il vento d'oro产生的脑洞

其他自由心证

踮起脚尖的黑猫有双泛着幽绿光亮的眼睛。现在,从那里反射出的不只是猎物,还有破空而过的子弹。

看啊,新的生命又苏醒了。

「Gold Experience——!」

凿破硬土冲出牢笼的杂草们缠绕成了一副坚硬不可催的艺术品,突兀的装饰在漆黑的旧巷子中央。泛冷光的子弹停在了这艺术品中间,它的力道还不足以击穿这堵由难以计数新生绿植所编制成的厚墙。

持枪的混混似乎没有意识到事态严重般的,向巷子中的阴暗处迈出脚步。皮鞋的厚底敲击地面的声音像是重锤一样砸在黑猫的脑中,它呲牙咧嘴的朝来人发出低沉的吼声,尾巴尖的毛率先炸开了,但还未等它完全弓起脊背,那位踏进巷里的先生就被大卸八块了。

「Sticky Fingers!」

拉链开合的刺啦声此起彼伏,除了这位似乎是头目的混混外,身旁的破布和墙壁也纷纷挂上了拉链。暗巷中难有金属光泽被反射,映入黑猫眼中的也只有几点微光罢了。它本想发作,快速逃离这个地方,但它刚迈出前肢,就瞧见那位黑色短发的先生、闻着他的味道——黑猫有些印象,那是常来喂它的先生,每次都穿着白色的开胸西装,表情很温柔。它迟疑半晌,迈出步子走到那位先生边上,侧头去蹭蹭他的裤腿。

布加拉提正想叫乔鲁诺过来,方便商议如何处置这个新露头的组织,巷口却有脚步声传来。很杂很乱,绝不是一个人。五个、不,七个?会有几个替身使者?布加拉提警惕的回身,正欲喊出钢链手指。

「Sex Pistols!」

「Aero Smith!」

随着不约而同响起的喊声,面前五个倒下的身影上都有共同的特征——弹孔。黑猫瞳孔微缩,捕捉到了六个黄色的小身影们将子弹像足球般踢进敌人的太阳穴,但它看不清那架热情的像火一般的红色飞机究竟发射了多少的子弹。显然这五人都不是替身使者。纳兰迦和米斯达同时从墙壁上的拉链里钻出来,想要查看战果。米斯达像矫健的豹子般,动作利落的踏上地面,而纳兰迦却被卡住了。烟尘中,乔鲁诺却见有两道身影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向前伸出了手臂,似乎要举枪射击——他听见拉开保险栓的声音,很显然,布加拉提同样听见了。他轻轻掸去了西装上刚刚沾上的灰,双脚丝毫不见有挪动的意思。

黑猫的惊的跳起,回到了它暗处的窝。它不想与那位紫色的先生待在一起太久,那股压迫力使这只猫害怕不已。实际上,大约是十秒前,或许是八秒。黑猫看见一位紫色的先生和一位金发的洞洞装先生,以极快的速度将两个不死心的喽啰摁在地上,照着脸不知给了几拳。紫色的先生阿帕基一把将喽啰像拎破布毯子一样扯着领子提起,丢在布加拉提的身前示意布加拉提好好拷问一番。福葛站起身,去将卡在拉链里的纳兰迦拉出来。乔鲁诺松了口气,那个艺术品终于成为黄昏的生命那样了,死气沉沉的缩进曾经待过的硬土里。就像身边被大卸八块的混混头目一样毫无生气,沉寂的如同它从未有过那样鲜活的生命。

黑猫坐在窝里伸出舌头清理自己的爪子,继而它又眯起眼向下看去,平日里人迹罕至的漆黑小巷现在站着六位黑帮先生。它停下舔着掌心的舌头,后足发力跳上墙头,扭着屁股消失了。

-FIN-

[承花]替身的错误用法示范

日常向 四部背景 全员存活 有故意搞笑元素

海洋博士承xSPW在职花

可以接受请往下↓


那是浩浩荡荡的星辰远征之后的事了。

深冬细腻的雪舞着,承太郎的帽檐上稍稍落了些银白的结晶。他不去拂落那点重量,精准的白金之星却自作主张了。他刚下车,车上的暖气很足,这使他现在感到有无形的刀子刮着自己的脸。但他没有缩起脖子,要说缩起脖子的话,大概是花京院会做的事。

花京院刚从杜王大酒店出来,脖子上绕着条围巾。那围巾也是白的,这使花京院看起来和地面有些合为一体——因为他的外套也是白的。要说承太郎是靠什么认出他的话,除了那鲜艳的樱色头发,就是他笔直的站姿和精瘦的身材了。SPW财团的白色风衣在他身上有些过分合身。精心剪裁的修身款式将花京院宽厚的肩背和窄腰明晃晃的展示出来。再加上他那温柔体贴的个性——我们的海洋博士敢说,如果没有空条承太郎和东方仗助这类的人物,花京院的女人缘绝对很好。

十分自信呢,我们的海洋博士。

花京院瑟缩起来,常年坐在办公室里的身板不太适合吹冷风。绿色法皇从他身后探出个脑袋,冒着荧光的绿色触手并在一起,充做防风护罩,把花京院裹的严严实实的。

承太郎皱着眉头,却笑起来:“花京院,绿色法皇可不是这样用的啊。”

花京院扭头看向承太郎,爽朗的笑到:“哦呀,是承太郎呢。但是我怎样使用替身,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花京院笑着话锋一转:“你倒是看看白金之星——在做什么呢?”

白金之星紫色的脸没什么表情,他的手却挥个没停,靠着自身的速度和精准度将雪花抓住,不让雪落在帽子上。承太郎并拢五指放在嘴边,自己装模作样的轻咳几声,白金之星乖乖的松了手,攒的一小堆雪又掉在了承太郎的帽子上。花京院见白金之星没什么波澜的脸上隐隐显露出几分扭曲,笑的直不起腰。承太郎一边念叨着真是够了,一边亲自把帽子摘下,掸去了上边的落雪。

承太郎将有些厚度的积雪踩出一条脚印,伸手稍稍压低了帽檐。

“喂花京院,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来了,话说是有新的替身使者的消息吗?”

“不,只是去仗助家喝口茶。”

“抓到空条博士偷懒啦。”


空条博士的梦

空条博士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是常年陪伴他的海洋。


他伸出手去触碰那份沁凉,指尖触到了海面,这片蔚蓝却猛的变幻了颜色。好像是画家将沾满颜料的画笔伸进水中似的,一缕猩红从他的指尖蔓延开来,扩散,融合。浓郁的腥味灌进了他的鼻腔,他皱起眉。


猛然感觉被人从身后推了一把。


他坠进了充满死气的水里,目光所及的所有一切不光是墨蓝色的海水、还有逐渐混合了血色而绽开的紫。指尖不再流出猩红,却有樱粉色的、不知是何物的黏液散在海里。空条的眼神终于有了丝波澜——他总觉得这抹色彩十分熟悉。


“是他吧。”


或蓝或绿或粉的水母跳跃起来。空条博士一言不发的看着,有些他叫的出名字,有些却从未见过。那一簇簇极艳丽的、形形色色的水母涌动着,在那间隙里,却被他瞧见了一片墨绿的衣角。


“やれやれだぜ。”


空条握紧了拳,狠狠朝水母群挥去,拳风凌厉不减当年。斑斓的水母群四散开来,就见那位樱色头发的男人,穿着像往常一样整整齐齐的学兰,如十七岁那年般意气风发的站在那。


但空条却看不清他的脸。


这个认知使他惊慌,他大步向那抹身影走去。


“喂!花京……”


空条最后看到的,是那人的腹部被洞穿。


还有纷纷扬扬最终却化为齑粉的绿宝石。


“……院。”


连梦境里都无法善终吗。


空条博士坐起身来,用力揉了揉太阳穴。


顺便揩去了眼角反光的东西。


-SSSWon-:

气人文手洛墨:



我判断一个圈子冷不冷不是它产粮数量多少
而是它的质量高低和人们对低质量粮的追捧程度
不要和我谈论同人创作大家都是随便写写
低质量又怎么了balbala
审美有高低,文章有好坏。
退一万步讲,同人是个小圈子。
所以知道为什么它成不了大圈子了吗?
我列表有不少原耽混出点名气的大佬,有的兼职同人,有的蔑视同人。
从前我不懂为什么,对此嗤之以鼻,都是写耽美的,谁能高贵过谁啊?
直到我遇见了一些令我匪夷所思的事情,这里暂且不表。
写文,不管写的什么文,散文记叙文,原创或同人,你心思要正。
换句话说,你自己都不重视自己写的东西,凭什么要别人重视?
你自己把它当时随便玩玩写写的东西,凭什么要别人重视?
写文章有鄙视链是不错,有没有想过鄙视链为什么出现?
当然,我改变不了别人,今天深夜骚话有点多,顶多用来约束自己。




只是希望以后和列表打招呼的时候,我可以说。




“我写同人,这并不可耻。”


西娅拉觉得这辈子的霉运都在这几天爆发了。
藏无的反抗让她失了只眼,红帽骑士团团长端了她的住所,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万幸,她救出了弟弟。
“束手就擒,魔女!你早已无处可逃!”
希薇尔中气十足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西娅拉惊得反手便是一大片死灵咒印。希薇尔眯起仅剩的一只眼,抬手便净化了扑面来的怨灵,从鼻腔里发出不屑的轻哼。
“徒劳罢了。”
西娅拉捂住隐隐作痛的空洞眼眶,咬了咬牙,狠力双指摁进眼眶,往右后方向小退一步。希薇尔不动声色斜睨西娅拉右侧,抬手覆上腰间大剑。
“这位团长,请问,你为什么要这样穷追不舍呢?”西娅拉挤出一抹假笑,“仅仅因为我是魔女?可教廷和魔女共事多年相安无事,为什么只讨伐我?”一番话似是真情流露,楚楚可怜。西娅拉脸上的假笑转成了一副哀泣愁苦模样,希薇尔锁起眉头“这话,你等上了魔女法庭后再声泪俱下的控诉吧。我不过奉命行事罢了。”
西娅拉捂住脸,嘴角轻轻上扬。
“!!”希薇尔这才明白,她在拖延时间。
西娅拉右方的灌木从中掠出一抹黑色身影,一把抱起西娅拉瞬身离开。希薇尔尚未有何反应,猛觉眼前多了一片死灵沼泽,自己的双腿正被怨灵扯着往泥潭中沉去。
“驭傀妖姬!”
西娅拉躺在藏无怀里听着希薇尔的怒吼窃笑。藏无跑了半晌,西娅拉环住藏无的脖子,抚上她的脸。
“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
藏无咬牙切齿的回到,“我当然不会丢下你,亲爱的姐姐。你的眼睛可真是个好东西。”
西娅拉又笑了起来,这眼自然不能白给。她心情颇好的哼起奇怪的调调,在藏无皱眉时停下,又摸摸藏无依旧看不见的那只眼。藏无的眼罩早就不知丢哪去了,西娅拉叹口气,对藏无装作嗔道:“你怎么把我给你的眼罩丢了,那可是我自己亲手做的。”
藏无额上青筋隐隐浮现,脚下生风,一跃而起。西娅拉一时没那防备,惊的收紧环在藏无颈间的手臂。藏无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嘴角浅浅有了笑意。
西娅拉瞥见了,撅撅嘴。
藏无停在棵巨树前,西娅拉被她放下,却厚着脸皮拽着藏无的手。藏无嘴角抽了抽,没说话。西娅拉却自顾自解释起来:“我刚才放死灵沼泽耗了太多法力啦,现在可真是头昏眼花走不动路。哎哟,好藏无,快抱着姐姐啦。”语毕,还抖着前边两团丰腴往藏无臂上贴。信你就有鬼。藏无心中腹诽。但还是遭不住这一顿蹭,忙把西娅拉又一次抱起,西娅拉这才稍微乖巧了些许。
藏无的小基地西娅拉早就知晓了,她也没声张,任凭藏无自己捣鼓起来。现如今倒是成了西娅拉落脚的好去处。这巨树树屋内比上次她悄悄来这还要干净了不少,藏无定是好好清理过了。反客为主的坐上藏无的藤椅,朝在厨房里忙碌的藏无丢了一个飞吻,又被怒极反笑的藏无轰去洗澡。西娅拉这才放松下来。
似乎这些天也没什么不顺的事了。

雷卡/微帕佩 捣蛋邀请

随缘十分钟短打流。
随意看看。
逻辑全无只想发糖。


“不给糖果——”
“就捣蛋!”

雷狮刚刚推开卧室的门,就看见佩利和帕洛斯扮做了狼人和恶魔,闹成一团。刚想呵斥,却瞧见卡米尔绑着绷带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嘴里似乎嚼着糖。傻逼玩意四个字在嘴边绕了个九曲十八弯又咽了回去,一路目不斜视走向卫生间洗漱。

“……雷狮老大为什么没反应?”
“可能……觉得你比较傻。”
“!帕洛斯!!!”
“狗狗乖~”

卡米尔目送雷狮进了卫生间,片刻后又看着雷狮出来。接着目送雷狮又进了卧室。

“嗯……那个,卡米尔,我去遛狗?”
“恶劣拖把头!!!”

卡米尔点了点头,咔的嚼碎了嘴里已经千疮百孔的南瓜形状的糖,看着佩利和帕洛斯笑闹着出了门。
大哥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卡米尔垂眸,扯了扯身上白色的、沾着红色颜料的绷带。是我的扮相让他不满意吗?思索片刻,卡米尔提着绷带起身,走上前去敲了敲雷狮紧闭的房门。
开门的吸血鬼伯爵惊艳让木乃伊移不开眼。
卡米尔愣愣的看着雷狮张扬的笑容,继而也笑了起来。

“Trick or treat.”

雷狮闻言,从口袋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糖,剥开了包装,亲手塞进他的卡米尔嘴里。

“甜吗?”
“嗯。”
“既然这样,那我也要尝尝味道呢。”

吸血鬼伯爵捧起了木乃伊的脸,凑近了他,直到唇瓣相接。
之后的一切话语,淹没在彼此的深吻里。

“果然很甜呢,卡米尔。”

End.

红绿灯 雷德中心 《零罪恶感》上

红绿灯黑道pa
贩毒团伙。大毒枭嘉德罗斯和他的小弟们。【误】
轻微德嘉,慎。

夜色如墨。
一处郊外的仓库里,有着众多被通缉的毒贩,正借着黑夜的遮挡,进行不为人知的交易。

“喂喂喂,动作都快一点!想让我在这里耽搁多久?对方可是催的很凶哦——知道我给人赔笑多麻烦的吗?”

雷德烦躁的朝正在对新型毒品进行包装的下属喊道。他的半包烟在这短短的四个小时内已经抽的一干二净,甚至连祖玛给的草莓棒棒糖都吃完了。雷德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态坐在吉普车里,把双脚架在方向盘上,手里正不断把枪拆卸拼装,以此消磨时间。

“雷,雷德老大!已经全部分装完毕了。这是这次运给雷狮那边的毒品清单,您要看一下吗?”

随着清脆的咔擦声响起,雷德再次把手中的伯莱塔92F装好上膛,长腿一迈走下车接过安特递来的清单,一目十行的扫过确认无误正想让下属们出发,但却被猝不及防的响声吓了一跳。

“?!”

仓库的大门被暴力破开,为首开着警车的警察似乎是雷德的老熟人——不,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就是本人了。

“骑士小组已就位!本次目标为危险程度仅次于嘉德罗斯本人的无目犬雷德!围剿已开始!”

妈的。雷德在心里暗骂一句,闪身避开擦脸而过的子弹,脸上还是不可避免的挂了彩。掏出枪对着安迷修警车的前轮扣动扳机,也不管中没中,闪身倒进车里。

“喂?雷德老大!我们的人已经带着货从仓库后门绕路离开了!但是这么多条子,就,就只有我们,打不过啊!”
“妈的,打不过也得硬着头皮打。货都走了吗,谁负责押走的?”
“是维德和安特。”
“那就好,我拖住那个骑士条子,你们赶紧能解决的解决掉。动作快,不要拖拉,能杀赶紧杀——我操!”

不知是谁胡乱扫射的枪子儿打碎了右边的玻璃窗,一颗子弹夹带着风声就这么射中了车载香水前的对讲机。妈的,这次绝对打爆安迷修。还要查一下内部的人。雷德咬牙切齿的想。
一路猛打方向盘,径直冲往和雷狮的地盘完全相反的方向。身后警车呼啸的声音越来越近,但似乎只有一辆。稍微放松了一些,雷德抬手开启了一直戴着的无线耳机。

“这里是总部。羽蛇。”
“这里是烈焰山7号仓库。无目犬。”
“出事了,雷德?”
“是。被安迷修带着一群条子给围了。怀疑有内鬼,尽快彻查组里的每个人。”
“了解。你那边可以应付吗?”
“暂时没问题,货在路上,半个小时后应该就可以到雷狮手上。不需要再增添人手。”
“好。7号仓库不能再使用了,如果可以,在你能全身而退的情况下,销毁7号仓库的罪证。”
“这个做不到啦。”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