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好人。

更什么新,好好学习。
用生命诠释什么叫做低产。
偶尔肝文,小学生文笔。沉迷王者荣耀。
全职盗笔三花集凹凸,想玩好lol

雷卡/微帕佩 捣蛋邀请

随缘十分钟短打流。
随意看看。
逻辑全无只想发糖。


“不给糖果——”
“就捣蛋!”

雷狮刚刚推开卧室的门,就看见佩利和帕洛斯扮做了狼人和恶魔,闹成一团。刚想呵斥,却瞧见卡米尔绑着绷带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嘴里似乎嚼着糖。傻逼玩意四个字在嘴边绕了个九曲十八弯又咽了回去,一路目不斜视走向卫生间洗漱。

“……雷狮老大为什么没反应?”
“可能……觉得你比较傻。”
“!帕洛斯!!!”
“狗狗乖~”

卡米尔目送雷狮进了卫生间,片刻后又看着雷狮出来。接着目送雷狮又进了卧室。

“嗯……那个,卡米尔,我去遛狗?”
“恶劣拖把头!!!”

卡米尔点了点头,咔的嚼碎了嘴里已经千疮百孔的南瓜形状的糖,看着佩利和帕洛斯笑闹着出了门。
大哥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卡米尔垂眸,扯了扯身上白色的、沾着红色颜料的绷带。是我的扮相让他不满意吗?思索片刻,卡米尔提着绷带起身,走上前去敲了敲雷狮紧闭的房门。
开门的吸血鬼伯爵惊艳让木乃伊移不开眼。
卡米尔愣愣的看着雷狮张扬的笑容,继而也笑了起来。

“Trick or treat.”

雷狮闻言,从口袋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糖,剥开了包装,亲手塞进他的卡米尔嘴里。

“甜吗?”
“嗯。”
“既然这样,那我也要尝尝味道呢。”

吸血鬼伯爵捧起了木乃伊的脸,凑近了他,直到唇瓣相接。
之后的一切话语,淹没在彼此的深吻里。

“果然很甜呢,卡米尔。”

End.

红绿灯 雷德中心 《零罪恶感》上

红绿灯黑道pa
贩毒团伙。大毒枭嘉德罗斯和他的小弟们。【误】
轻微德嘉,慎。

夜色如墨。
一处郊外的仓库里,有着众多被通缉的毒贩,正借着黑夜的遮挡,进行不为人知的交易。

“喂喂喂,动作都快一点!想让我在这里耽搁多久?对方可是催的很凶哦——知道我给人赔笑多麻烦的吗?”

雷德烦躁的朝正在对新型毒品进行包装的下属喊道。他的半包烟在这短短的四个小时内已经抽的一干二净,甚至连祖玛给的草莓棒棒糖都吃完了。雷德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态坐在吉普车里,把双脚架在方向盘上,手里正不断把枪拆卸拼装,以此消磨时间。

“雷,雷德老大!已经全部分装完毕了。这是这次运给雷狮那边的毒品清单,您要看一下吗?”

随着清脆的咔擦声响起,雷德再次把手中的伯莱塔92F装好上膛,长腿一迈走下车接过安特递来的清单,一目十行的扫过确认无误正想让下属们出发,但却被猝不及防的响声吓了一跳。

“?!”

仓库的大门被暴力破开,为首开着警车的警察似乎是雷德的老熟人——不,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就是本人了。

“骑士小组已就位!本次目标为危险程度仅次于嘉德罗斯本人的无目犬雷德!围剿已开始!”

妈的。雷德在心里暗骂一句,闪身避开擦脸而过的子弹,脸上还是不可避免的挂了彩。掏出枪对着安迷修警车的前轮扣动扳机,也不管中没中,闪身倒进车里。

“喂?雷德老大!我们的人已经带着货从仓库后门绕路离开了!但是这么多条子,就,就只有我们,打不过啊!”
“妈的,打不过也得硬着头皮打。货都走了吗,谁负责押走的?”
“是维德和安特。”
“那就好,我拖住那个骑士条子,你们赶紧能解决的解决掉。动作快,不要拖拉,能杀赶紧杀——我操!”

不知是谁胡乱扫射的枪子儿打碎了右边的玻璃窗,一颗子弹夹带着风声就这么射中了车载香水前的对讲机。妈的,这次绝对打爆安迷修。还要查一下内部的人。雷德咬牙切齿的想。
一路猛打方向盘,径直冲往和雷狮的地盘完全相反的方向。身后警车呼啸的声音越来越近,但似乎只有一辆。稍微放松了一些,雷德抬手开启了一直戴着的无线耳机。

“这里是总部。羽蛇。”
“这里是烈焰山7号仓库。无目犬。”
“出事了,雷德?”
“是。被安迷修带着一群条子给围了。怀疑有内鬼,尽快彻查组里的每个人。”
“了解。你那边可以应付吗?”
“暂时没问题,货在路上,半个小时后应该就可以到雷狮手上。不需要再增添人手。”
“好。7号仓库不能再使用了,如果可以,在你能全身而退的情况下,销毁7号仓库的罪证。”
“这个做不到啦。”

-tbc-

【BS】引燃电锯【gl向】

阿德瑞娜x杰琪
22岁犯罪组

引燃电锯

“你还在用火柴?给你。宝贝,这可是打火机。为什么?因为我的审美告诉我,火柴和一个可爱的小纵火犯一点也不相配。”

那是十六岁的阿德瑞娜第一次遇见十六岁的杰琪。
-
阿德瑞娜一直比同龄人晚熟。十四岁,在阿德瑞娜身边的人都开始对异性萌生情愫的时候,阿德瑞娜还在做无聊的游戏。
她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像是在和谁对话。人们总听见她在喊着一个名字。

“佛拉姆——你在吗……”

她简直是个怪人。阿德瑞娜的同学们都这么认为,尽管她的成绩不错。
直到她退学的那天。
人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退学,甚至也不想知道。在他们看来,似乎只是身边少了个怪人。
事实是阿德瑞娜烧了一间小屋。她使一个流浪汉失去最后的庇护所。
心中仅剩的一点同情心和理智让她给了这个流浪汉一些钱,并且很快办理了退学的手续。
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火海…那么美丽……没有火…好冷……”

然后她开始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了。
-
杰琪从小就很有破坏性。
这一点在她还是奎尔特家的大小姐的时候她就自知。
她总会听到佣人在议论她。

“这是大小姐毁坏的第几个玩偶了……”
“这周第十二个。而且每一个玩偶都被剪的破破烂烂…”
“天啊,这太可怕了,大小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嘘,小点声。你难道想被大小姐肢解吗?”

背后议论的女佣让杰琪厌恶。
她常常会想,为什么忍不住心里的那一股破坏的欲望?而思考的结果大概是:奎尔特家族这个大牢笼束缚了她的天性。
姓奎尔特的很多,但杰琪就只有我一个。
她想。
十五岁的杰琪开始尝试肢解动物。起初仅仅是实验用的白鼠,后来变成了鱼、鸟、兔子、猫、狗。
她解剖室里的血腥味浓的像是屠宰场。虽然确实已经没有两样了。
十六岁那一年,老奎尔特过世了,杰琪的父亲继承家业。然而杰琪的父亲并不喜欢杰琪的兴趣。他将杰琪的解剖室收回,令下人打扫干净。他想重新培育一个安分守己的大小姐出来。
杰琪常在父亲背过身去的时候送上一根中指或是轻声骂一句婊子。尽管婊子似乎不适用于一个中年男人身上。所以在父亲喝的大醉的晚上,她带着钱——不少的钱,打晕了守门人,跑出了奎尔特家的庄园。

“嘿,伙计们,我想要大闹一场。”
-
杰琪扛着带血的电锯从文思莱尔家出来,她需要行李箱来装下一个纪念品——安吉拉·文思莱尔的尸体。
这可是我杀的第一个人。
杰琪自豪的想着。
伦敦热闹的街头在午夜也免不了变得寂静。就连杰琪也因为四下竟无一人而感到诧异。
她突然嗅到了木料燃烧的味道。
在一个暗巷的角落,杰琪发现了一个红发女人。不,或许不能称之为女人。那是一副很年轻的面孔,身上的衣服却老气横秋。红发的少女拿着一盒火柴,似乎用完了。她的面前是一辆烧着的马车,窗框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在此时显得有些吵闹了。
杀人犯和纵火狂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阿德瑞娜有些讨厌不会搭话的自己,尽管这时候的气氛再健谈的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杰琪可不一样。

“嘿!你在烧这辆马车?这是你的马车吗?”
“呃…不。我…我只是有点冷…”
“好吧。烧了它取暖也不坏。哇哦!你用完了整整一盒火柴!”
“噢不…我似乎又要去买了…”

杰琪撅着嘴,将扛在肩头的电锯放下,又在身上蹭干净了带血的手,在工装裤的口袋里找着什么。
然后阿德瑞娜的手上就多了一个打火机。
年轻的纵火犯瞥见带血的电锯,她有一些胆怯,但还是握紧了手中的打火机。冰凉的外壳使她打了个寒颤,随后将那个打火机握的更紧了。
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礼物。
她有些激动的想。
而年轻的杀人犯还在为行李箱犯愁。半夜是没有箱包店营业的。她挠了挠头,扛起电锯。

“嘿,我叫杰琪。杰琪·奎尔特。我该怎么称呼你?”
“喔…我叫阿德瑞娜…阿德瑞娜·里维拉。”
“噢好的阿德瑞娜,我刚刚杀了文思莱尔家的夫人和千金。悄悄告诉你,那个千金是我第一次杀的喔。所以我现在需要一个大的背包或者行李箱来装下她当做纪念——你可以帮到我吗?”
“我有一个…一个背包。但是我烧断了背包带…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我把它放在了对面那条街的…”
“噢!!超级谢谢你——可爱的小纵火犯!喔等等,你说的是哪?”
“…那条街的垃圾桶边上。”
“喔——我好像看到了。那么下次见咯!我认为我们还会再见的——希望下次见你可以变成一个全国通缉的纵火狂魔!”

杰琪挥着手,转身走出了暗巷。
阿德瑞娜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

“噢,我会的…”
-

“所以…你会预言吗?”

墨西哥臭名昭著的连环纵火犯叼着烟斗躺在床上,翻了身面向床边正在清理电锯的杰琪问到。

“哼哼…这可是杰琪的秘密——嘿,别在床上抽烟!你烧的开心我可就没法睡了。”

阿德瑞娜拿下烟斗,坐起身撑着脸盯着这个来自伦敦的连环杀人犯。

“拼布毯子——”
“噢…拜托——别这样叫我。”
“好的…好的。杰琪…你给我的打火机灌油了吗…?”
“…!我忘记了!”
“…那我自己去吧……”

不知道在写什么。强行拉郎自己写的很开心???
就是喜欢她俩。
意义不明吧。大概就是想写我心中的杰琪和阿德瑞娜。
但是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心痛。

闻雪风来。1【苍策gl】

\苍策/\苍策/

林以尘:

燕轻绝x李挽缨
盾娘军萝。
—————————————


雁门的白雪是李挽缨从未见过的厚,深深陷进雪里的鞋甲也森森透着寒意。因这雪深了马匹便行不下去了只好弃了鞍马随同门们徒步向那玄甲苍云营挪去。


大约行了有三刻多,方才瞧见有隐约城墙在远处隐现,又夹杂在风雪中隐匿了去。师兄往李挽缨手里塞的糖葫芦也开始发硬,小家伙的牙齿咬不动这东西,她撇撇嘴朝前方回头瞧她的师兄翻了个白眼毅然将两粒山楂合着串儿丢进雪里,砸下一个红色小坑,后人足印踩过就没了踪影。


小孩心爱的糖葫芦没得吃了便开始不得安静,李挽缨一手牵着师姐的手一边便蹦着去扯儒风师兄的毛儿看人配合的露出痛苦面容便乐呵了起来,被小东西这样一闹,行军的步伐倒也轻快了些不再那样寒冷沉重。


“吁——”


马嘶声破空而来,紧接着便是紧促又大片的蹄铁声近来。一行天策将兵望去眼前大路开始露出黑色的表面,上面的白雪也是渐渐薄了去,显然是有人清扫的样儿。而这一队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骑兵正是苍云堡守关兵的一队,为首的黑甲大汉脸上有一道极深极深的疤,在李挽缨眼里看来是十分可怖的。她便摇了摇头伸长脖子朝那人身后看去。


“师姐师姐,那有个小姐姐长的真俊!你看!”
李挽缨终是将目光锁在了这一对苍云骑兵尾处,一高个女子立于马上,一身玄甲将其身材裹得线条骄人。伴着那领头的话语她绵绵打了个哈欠,稍稍向后仰着,侧脸可谓是俊极了。小女孩儿的眼儿瞧见好看的姐姐便开始闪着光,牵着师姐的手小小声的嘀咕着赞叹着其人的美貌。


“嘘。”师姐出言打断了李挽缨的涛涛美词,作神秘状拉着她在军后悄悄地耳语。“这女孩子可不简单,她姓燕不知名甚。五年前方才入苍云军中,今已是声名赫赫。听说她为人冷漠对着谁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


师姐一下嘘了声。费力抬头看她的李挽缨一愣,眨巴眨巴眼随着她目光移动向前方看去。那她们正谈论的燕姑娘也正在看她们。


李挽缨一下便乐呵了起来,努力蹦了蹦在燕姑娘眼里找点存在感同时清脆地喊了声燕姐姐,朝她咧了个大大的笑脸。


“燕姐姐!!你可真好看!真俊!!”


————
萝莉,噢,爽。

不知道能不能过…lof不知道会不会屏蔽啊…
私设大学生酒吞x大学教授茨木
我手机的字体不知道大家看的会不会难受…
有个小bug,草爸爸本来在茨木的课上但是突然出现在了红叶姐姐的边上。呃就当,就当草爸爸突然翘课和红叶约会啥的…【躺尸】
写这篇文开头的时候就是边写边忘,金鱼记忆。
一辆破三轮车,感谢观看。

智障群里的智障。
这个匿名真好玩。
沉迷游戏可是我的作业还没有做完。
这个世界再见了。